分身早

1997---

不再更新lofter

好了 夜深了 已到周日

我有很多很多想说 看了看右下角 两点多了。很困。有点语无伦次。不想再作辞藻修饰内心挖掘和复杂长句。

随便开口吧。睽违此地一年,我只能说内心的惧怕仍未改变。一年来找到了最让自己安定快乐的生活方式,离开虚拟的地方,离开所有的评论。我得承认,我内心确实存在着一种对虚荣的需要,而我的精神与理智对这种需要是批判的,不能仍凭意欲过活。在网上得到过一些人的赞赏,开心是当然,但一年前却汲汲于此,反而拍照顾虑太多。我明白,是一份虚荣作祟。

 所以我觉得生活需要改变,我无法适应我所得到的我要面对的,那么就如往常一样先走为上。我不想再让我的生活因我自己再背上任何负担。

我依然拍照,依我自己所要求的,不再常常拿出来。我害怕批评给我带来的瞬时打击,也害怕欣赏会让我更要求完美。拍照本就只是为了给自己瞬时的直觉、情绪或者一些想法找一个表达出口,这个出口应该通畅,我应该只为了我自己。

不说了,其实一年很短,我也不过一个尚未成熟的少年,没什么好无病呻吟的。这一年跟许多人的一年比起来只是浅薄一隅。我觉得差不多了,差不多把这一年自己想表达的一个或者两个想法暂时表达尽了,那么我就在这段时间把它们更新上去吧。

这一年,我表达的主题和其他很多少女无异,无非就是青春的孤独啊什么的,所以有那么几组片都是围绕alone这一个词展开的。还有一些看上去活泼的,我只能说,我只是一个女生,毕竟有浅薄的爱美之心,会拍些自己觉得可爱的人。而另一些,稍显荒诞甚至愚蠢的,我只能说,都是些我没办法用其他方式表达出来的我脑海中产生的幻想。

其实我觉得够了,我渐渐的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情好干,自己想干的。我曾和友人说过可能以后我不再拍照了也大有可能。尤其是应该不会再怎么拍人像除非出于解决幻想。现在便是如此,但我却觉得自然和快乐。只拍自己看见的,只拍这个世界与自己真正遇上的那一瞬,不强求不刻意去寻找什么发现什么,顺着每分每秒把自己带去自然会去到的地方,看见美景便是美景,没有便也没有。人们常常给拍照分了风景和人像,但我觉得真正的界限只存在于自己与世界。困了,思路不清,不想说清楚了。

我反而愈发喜欢写,只写给自己看,写所有遐思和情绪,写所有反思与悔恨,无尽地去追忆和想象。应该这样说,写下不能拍的,拍下写不出的,而现在以我的能力我发现更多东西拍不下。曾学过许多许多年的提琴和几年吉他,所以偶尔也哼得那么一两段自然蹦出的曲调,一段段录在手机里,就等着毕业后去买取样器和键盘,最好还来一台合成。想学会用fruit studio做点简单编曲,想去好好学学钢琴,却发现根本力不从心。好吧,那就以后吧。总之,愈发觉得拍照不再那么重要到令我担心。我觉得很好,这样便已很好了,不想再求什么。

妈妈几月前曾问我要不要去读国际学校出个国什么的,也许是出于自小对妈妈的反抗,又也许是理智上要求我必须克服自己的软弱,坚决地拒绝了。从前就知道自己面对失败和困难是如何的不堪一击和能逃则逃,这种软弱令我的生活平添许多痛苦和羁绊。我想,高考是我最不想面对的,是我最无奈的。或许,把自己留在逆境里会出现点新的什么。当时,也是为了在妈妈面前逞能。

也许我是对的?也许吧。九月时晚修归来曾半夜坐在床沿哗哗地哭,八月把床底柜子里的威士忌喝光。十月之后情况却有所好转了。面对要克服的,不再那么多犹豫,多了一分自然坦然,多了一分克制。是的,我觉得这已是莫大的幸运。但从前崩溃的痕迹还未完全消退,早上的心情仍然奇异且波澜,仍避免跟一切熟人在早上的交谈,不说话便极柔,开了口就不一定了。我不懂,不过仍是希望渐好。

不想说了,太困。

也算是告别了,毕竟,网络于我来说,还是让我觉得自己站在陡峭的悬崖上,裂谷对面是我未知的害怕的世界。太容易导致混乱。

拜拜。

回到自己紧握着的生活。

评论

热度(8)

© 分身早 | Powered by LOFTER